www.bst116.com中文--中国孔子网_爱儿美儿童摄影

www.bst116.com中文

来源:健康养生知识网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7年08月08日 15:41

  要说陈表地位提高后,最想让谁赞叹佩服,那肯定是万贞了。不仅是因为两人关系亲近,还有几分是因为万贞当年和他分手的憋气:你看,我变成内宫有数的大太监了,什么荣华富贵都唾手可得,如果你是为了这些才和我分手,现在有没有点儿后悔?

  舒良挥手让人扔过来一件披风,一顶帷帽,道:“下马,换乘,随咱家走。”

  万贞知道与杜箴言的关系不宜张扬,连小福问起,她都没有细说,只让他在杜箴言需要传信时帮忙。但经过无数次扑空,终于找到同乡,这种喜悦,发自于心,无论她怎么掩饰都不可能完全盖住,以至于她从奉命去坤宁宫看望小皇子时,小皇子绕着她转了好几个圈,指着她叫:“贞儿……笑……高兴……”

  因为大太监曹吉祥与石家亲近,皇帝借口钱皇后和诸妃需要看顾,将他留在了西山行宫。皇帝身边当用的太监乃是蒋安、怀恩、牛玉几个,都算是皇帝信得过的人,有什么消息也由他们亲手接下,连徒弟都不敢用,怕漏了风声。

  这母子二人都已经打定了要废太子的主意,只是迫于外朝压力,暂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而已。

  万贞闭了闭眼睛,才在脸上挤出一朵灿烂的笑花,用力地点头:“好!我就在你身后守着。”

  等陈表走后,她见皇长子的大伴和乳母都对她有戒色,便不带太子近前,而是将太子就安置在辇车登门的小轩上,再向皇长子行礼问安。

  万贞本想虚言矫饰,想到他来探望送别的心意,却又压了下去,正色道:“周氏不贤,钱娘早晚会因此而与濬儿离心。一旦事发,濬儿和他父亲只怕难以挽回。我想求你回京师去,帮帮濬儿。”

  一瞬间,景泰帝忍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,示意轿长放下肩舆,步行走到孙太后面前,俯首行礼:“母后,儿子监国不力,以至太子遇刺,特来向您请罪!”

  万贞大喜过望,她最怕的是周贵妃这一跤摔下来,孩子有什么不好,那她不管是不是有功,肯定都要被牵连进宫廷倾轧中去。但如今周贵妃平安产下皇子,那就别管正统皇帝后宫会暗里掐多少架,至少她在明面上是有功之臣,仁寿宫的孙太后会对她另眼相看。

  景泰帝连忙道:“母亲,儿是您的儿子,年纪再大,也由您管,要打要罚,也由着您。”

  

  杜箴言点头,半晌忍不住紧紧的抱着她,低声道:“贞儿,我爱你。”

  钱皇后吓得打了个寒噤,脸色苍白。孙太后的目光直愣愣的盯着殿门外的晴空,缓缓地说:“后来,宣庙令随猎的将士两翼包抄,逐步压进,将狼一只一只的打死,连窝里的崽儿都没有放过!都说天留一线,不使苍生无路,可你知道宣庙为什么要这么做吗?因为狼这东西,只要尝过了人肉,它就会一直以人为食!不赶尽杀绝,整座大山里的百姓,都不免成为它们的口中之食!只有见狼即剿,连战连灭,才能使它们畏惧害怕,断了祸根!”

  离开自己照顾了一个月的小皇子,万贞心中也有些不舍,把人交给周贵妃时脸上的神情就有些流露。

  明明可以只牺牲一个人或者几个人,便可以免去一场足以动荡国家根基的叛乱,但凡从政之人,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

  钱皇后一愣,周贵妃等人的欢喜也渐渐消去,忧虑从生。

  万贞浑不在意的说:“那些虚情假意的来往,殿下现在不用应付也好。倒是殿下的启蒙先生要紧,必要请太后娘娘派人好好筛选品性、德行、胸襟都过得去,且又没读书读迂的举子。”

  但是,无论他怎样想,也想象不到景泰帝竟然会真的“礼仪从简”至此。这哪是“太上皇”还驾?分明就是败兵之主,侥幸不死灰溜溜的逃回来。

  打深水井属于技术工作,要商量的事情就多了,等守静老道将少年要的符治好,两人才把事理了个大概。

  万贞这才松了口气,笑了笑。

  他是正经的问功课,沂王赶紧站了起来,端端正正地背给他听:“南有乔木,不可休思;汉有游女,不可求思。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;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老师才讲到这几句,后面的还没有教。”

  孙太后不管两名随行的宦官,是不想与皇帝母子之间起嫌隙;但说要调万贞问话,却是给钱皇后划条线,不折损太后的威严。

  朱见深听到这个却又有些不乐意了,哼道:“孩子是很重要,可是你也不能有了他,就把我给忘了啊!”

  万贞发现海棠果伸过屋檐的几枝里,有一枝上面的果子熟得比较早,都透红了,便踩在廊靠上,挽起袖子,伸长手将它摘了下来。

  景泰帝心头涩然,又问:“去沂王府后,你准备怎么安排府务呢?”

  说着果然将酒举起一饮而尽,扔开酒囊来捉万贞。万贞避无可避,只得让他搂着,示意他先坐下。石彪见她主动靠近坐过来,既欢喜又警惕,笑嘻嘻的说:“我知道你肚子里肯定在打小九九,不过今天这样,我要是还能让你跑了,那就算我白活了!”

  这一下转折太过突兀,万贞愣了一下,没回过神来。而小太子与父亲分别的时间太久,一时竟也没意识到“上皇”是指自己的父亲。

  一羽应诺护持三皇子,正是为了让朱见深心甘情愿地送出这枚法印。现在万贞说破其中的奥妙,他也有些尴尬,干咳一声:“我替你们将孩子守到这么大,花费十年心血,为大明再续了几十年的气运。换到这枚印,所作所为,于国于家,于理于情,并无亏欠。”

  万贞陪笑道:“奴比不得别人聪明伶俐,总要有一样东西能立得住,才好做人嘛。”

编辑: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www.anpu11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